TV51
经验故事

享受溫柔窩

享受溫柔窩

仙洞離他們的住處約有十七八裡之遙,由於毒蛇多,

故又叫毒蛇洞。此洞在密林內,平時人不敢去。

他來此時帶了足夠的食物和水果,六、七天才出洞弄

一次食物。但是要把五大門派的絕學揉合在一起,研成更

精粹武學又談何容易?

在一連三天中,想得頭暈眼花,有點心灰意冷。

第四天晚上,他下了決心,既然邪幫能把五門絕學研

成「集錦掌法」,我為什麼就不能研成「普羅掌法」呢?

他收斂心神,坐定靜思。

就在此時洞外傳來步履聲和喘息聲。以他的聽力,馬

上聽出這是個女人,而且不像是會武功的人。

他以為自己有大事在身,不出面為妙,那知這女人竟

來到洞口。

由於洞內無燈,這女人看不到坐了一個人,喃喃的說

「這個洞陰森森好可怕...我李南英也許就要棄屍在

這洞中了...」

高翊心中一動,也許這女人受了傷。

這女人又說「只要現在敵人追到...我就得認命

...老天...你對我太不公平了...」

高翊無心思考,就站了起來,洞口的女人突聞聲音,

站起來就要跑。

「這位姑娘不必害怕,在下並無惡意!」

「請問這位姑娘是...」

高翊已來到洞口,雙方都看清楚了對方。

原來這是個二十多歲的少女,臂上受傷,衣衫也破了

,在手中還提著長劍,雖然光線很喑,但仍可以看出,這

個姑娘長的嬌媚可人。

「這位小俠是....」

「我姓高,在此練功。姑娘受了傷?」

「是的,小女子家破人亡,被仇人追殺,而逃到此地。」

「不知姑娘的仇家是誰?」

「是粉面秀士粱傑。」

「原來是個淫賊,這就難怪了。」

「那姑娘準備投奔何處?」高翊又說。

「家毀人亡,舉目無親,還有什麼地方可投靠?」說

著垂頭黯然神傷。

「我看李姑娘你受傷不輕,若不馬上治療,恐會惡化

。」

「謝謝少俠,小女子雖然是閱歷不深,但是我一眼看

出你是位正人君子。」

「那就請進吧。」他早已準備松油火把,燃了插在洞

壁上要她坐下。

看來是一刀掃在肩上 但是腋下也劃了一道,只好解

開衣服一並治療。

在火把的照文下,她的肌膚細白晶瑩,他見過柳聞莺

的胴體,並不輸於她。

高翊美色當前,有感於美人如玉,幽香沁脾,卻能不遐

思。

「高少俠為何在此練功,難道府上不在附近?」

「是的。在下要在此耽一二個月,姑娘...」

「少俠能待一兩個月,小女子也能,只怕少俠嫌小女

子,礙手礙腳。」

「我想不至於那樣吧?」

療傷完畢,他指指自己的行李,說「我的行李分為

兩份用吧,好在天氣漸熱了!」

「這怎麼敢當?洞內陰涼,夜□少俠會寒的。」

「我是不至於的,還是分開□!除非姑娘離開這兒。」

也許是她奔波了很遙遠的路程,就躺在被子上睡著了

。身段窈窕的女人側身躺著,身材就更加凸浮動人。

然後趁著黑夜人靜時苦研武學。

第二天醒來時,還不太亮,但是她早已醒來。

「高大哥...」沒有想到把你吵醒了。

「那伫,我每到這時刻,自然而然會醒來的,來我們

來吃早餐吧!」

二人吃了乾糧,她說「高大哥,你的髒衣服給我,

我到河邊去洗。」

「這怎麼好意思?」

「這本是女人應做的事嘛!」

高翊心理想著,正好,她去洗衣服,我也好趁機練功。

昨夜想出了點門道,應該加緊苦研才行。

但是,再進一步研究時.就再也無進展了。

他顯得十分爆燥。

夜晚時分,皎潔的月亮,照著大地,秋風徐徐,顯得

非常的清涼,□上他又在練功,李南英又到河邊去了。

這林子深處,有一小河支流穿林而過,水清見底,遊

魚可數。李南英在冼澡,她的傷已經好了。

高翊在洞中練了一會功,一面思索八卦的演繹。突然

聽到慘叫驚呼之聲。

高翊大驚,竄出□外循聲奔去,到了小河邊,自林隙

中瀉下的星光,隱約可看到李南英浮在水面順著水流流

向下遊而去。

顯然她已經昏了過去,或者已經死了。

高翊一躍入水,好在只有齊腰的深度,很快就追上,

立即抱了起來。

這才發現她竟然一絲不掛,他幾乎抖手又把她丟下,

但是他略一猜想,她必然是趁著黑夜來此洗澡。

他來到河邊,正要去取她的衣服,她突然醒來,二人

同時吃了一驚。她說「大哥...我嚇死了...」

「李姑娘,你....」

「我在這兒洗澡,突然看到一條很大的水蛇向我遊來

....」她的胴體顫抖著,似乎余悸猶存,或者這情景使

她過度的緊張。

「原來如此,李姑娘...快把衣服穿上吧!可能你

並末被咬。」

「我也不知道...大哥...不要放下我...」

「為什麼?」

「大哥...你為我想想..我這樣被你抱著...

.我今生還能嫁別人嗎?」

「這.....」高翊心中一凜。

「怎麼?高大哥你不顧小妹的節操?」

「李姑娘,這就強詞奪理了。」

「大哥,你有什麼困難,不妨對小妹說明。」

「在下身負重任,實在不是用情感論嫁娶的時侯,姑

娘務必諒解。」

李南英突然掙脫他,穿上衣服,匆匆回洞去了。

那知到了洞口附近,不由大驚,眼見她在樹上結了個

繩,已把頭伸了進去,他大叫著「李姑娘,不可以...」

但這工夫她已上了套,身子懸空,雙腿直蹬,口中發

出「喀咯」聲,他奔了上去抱著她,把繩子掙脫,說「

李姑娘,你這是和誰過不去?」

「不要管我的事嘛!」她在他的懷中掙扎著,只覺得

她雖然不胖,卻摸不到一絲的骨痕,混身軟綿綿地,使他

混身燥熱。

突然她反手扣著他的脖子,嘴唇貼了上去,高翊想閃

巳不及,她的舌頭己伸進了他的嘴內,緊緊的吸著,高翊

這幾天來,功夫尚無進展,心情煩躁,被她這麼一吻,他

整個防線也崩潰了,他雙手反而緊緊的摟著她,很久──

很久,可聽到他們的喘息之聲。

高翊越吻欲火越上升。

突然他使勁推開她,然而把她輕輕的放在草地上,

他已失去了理智,他坐了下來,解開了她身上的衣服,他

也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衣物一一的除去。一時間兩個人都

裸著身子。

她平躺在草地上,月光的照射下,顯得膚色細嫩,那

高聳的雙乳,更是迷人,那玲珑的曲線袒露無遺,他看了

整個人都出神了。

她身子微微的顫抖著說道「大哥,快...快來

吧。」

高翊被她的叫聲驚醒,俯身將那顆紅色的乳暈咬在

口伫「啊.....」

她口伫發出了一聲的嬌呼,挺胸向他壓緊過來,他整

個頭都埋在雙峰之間。

他的另外一只手,卻捏著另一個乳房,並用食指輕輕

撩撥。

「哦...我...我受不了....」

高翊擡起了頭,微微的吸口氣,向著她那一片茸茸的

草原望去,目光又往下移動,見兩道突起的肉峰,另又突

出了兩小肉片,肉片間有道令人喪魂的深溝。在深溝上方

有顆鮮紅的小紅豆,若隱若現。

他伸出食指,在那小紅豆上輕輕一點,她的全身猛然

的抽搐一下,他輕撥桃源洞囗,一團紅肉突起,看的他意

亂神迷。

李南英擺動了一下粉臀,他的食指往洞內一插,她的

下身微微的擡了起來,他手指不偏不倚頂在那團紅肉上。

他的手指按著肉團轉了一圈,她的雙腿忽然一夾,又

放了開,她的臀部擡的更高。

看她的臉色,紅□□,一對水汪汪的眼睛直逼視著他

,高翊的手指在那小紅豆上輕輕又是那麼一轉,沒有多久

那條深溝內己有潺潺的流水,順著肉縫流出。忽然她擡

高了粉臀,睜開只眼。

她喘著氣,搖著頭叫著....

「哎唷...大哥...你怎麼這樣逗我....我

很難受.....」

她叫著叫,突然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要命地帶

,她大吃了一驚,擁在手上一看?喔!怎麼這麼粗,她抓

著大雞巴,往自己的洞囗一碰,她整個人抖了起來,右手

也隨著一松,高翊順水推舟,猛吸口氣,提起腰子,用

力往內一頂,她哼著叫了起來。

「哎唷喂...好痛...我...」

他用力一頂,隨著就是「滋滋」的猛插著,她的粉臀

也不知何時輕輕地轉動了起來,一圈圈的搖擺,配合他的

一上一下的動作,很有節奏。

他感到大雞巴的四周,已漸漸的發熱,龜頭一下下

的撞到個軟肉,傳來陣陣的美感。

她的整個臉都發紅了,粉臀的搖擺更是激烈,口伫不

時的哼著。

「喔..我...我好快樂...唔....」

她現在全身已如蛇般的扭著,忽然臀部往上一擡,不

再下落。使他每次的插入增加了不少美感,他節節的逼進

,她的眼睛卻失神的往上看,高翊知道她快不成了。

因此他插的更起勁,突然高翊惡作劇,猛將大雞巴拔

出,李南英身子一抖,急急的用手將他的臀部猛按著,叫

道「哎唷...親愛的...你怎麼....這樣整我

....喔....」

高翊得意的又將大肉棒插入,她如逢甘霖似的松了一

囗氣全身打轉個不停,高翊如狂風暴雨般,落點直快,直

干的咬牙瞪眼,兩腿擺動不已。

一陣的狂抽猛插,如同秋風掃落葉,山搖地動,她越

喘越急,眼見她已無還擊之力,到了最後,她的雙腿擡高

猛夾著他的腰部,出聲大叫。

「喔..哥...我...我不行...我要...

洩了....唔....好快樂.....」

她的叫聲未完,高翊己感覺到大雞巴被一股熱燙燙的

液體淋燒著,燙的他全身發麻,隨著他的插入,激起了無

數的浪火,他見到了如此的景畫,抽插更加急驟。

李南英猛松四肢,全身直挺,忽然雙手緊抱著他的肩

頭,口中嗚嗚低叫著。

可是高翊的上身雖被緊抱著,下身沒有應此而作罷仍

不顧一切的猛動著。

李南□終於松開雙手,用力猛推,想逃避他的攻擊,

但是憑著高翊功夫的造就,她那能得手,他如同餓虎般,

按緊著她,又是猛攻,她又次次的寒顫,一陣熱流又直沖

而出,他的肉棒受不了如此沖擊,猛然用力向前一挺,直

抵花心,李南英大叫一聲,整個人已昏昏沈沈。

正當她失魂之際,高翊的大雞巴射出了一股如水箭般

的水柱,直沖花心,她整個人又蘇醒了過來。

大戰之後,他感到全身乏力,癱瘓在她身上,她則擁

著他也進入夢鄉,很久──很久,一陣涼風吹來,他們方

進入洞內,享受溫柔窩。

時間過的可真快,轉眼一個半月過去了。他一事無成

。急得他團團轉,而且自從上次和她溫存過後,她每三兩

天便要來那麼一次享受,高翊又不是銅打的,那能有

用不完的精力,這天□上,他不得不向她攤牌了,他說...

「南英,我負有拯救五條人命,甚至關系武林存亡的責任

,我希望你能另找個安身之所。」

「你想甩了我,哼!你這沒良心的。」她又說...

「高大哥,我可要警告你,你要是偷偷撇下我跑了,

我會到處宣揚你始亂終棄,玩弄女人。」

高翊懶得理會,自去練功。他在聚精會神時,她在洞

外竟唱了起來,竟是坊間風流的小調,高翊幾乎想揍了她。

「也許我越是怕她干擾,她越干擾,還是不理她為妙。」

到了黃昏時刻,她又要去洗澡。他正好有一點清閒時

間,終於他靈機一動,研出了一招。大喜而起,練了幾遍

,向洞外掃去,同時推出一掌「卡喳」一聲,一株如碗粗

的樹干齊腰折斷。

他驚楞在洞口,就在這時,忽見她奔了回來,還悲泣

著說「高大哥,快點抓住那猴子,它把我的褲子偷走了

。」

果然,她下身沒穿褲子,雖然上衣遮住了緊要部份,

大腿以下卻全裸著。

高翊大喝一聲,說「猴子不偷別人的褲子,只偷你

的可見你有多麼下賤?」

「就算我賤也好,請你把我的褲子找回來好嗎?」

「李南英,我求你,讓我清靜一陣子好嗎?你如想干

,那等我把功夫練好之後,我可以和你夜夜春霄。」他說

的極為粗話,因他氣極了。

「怎麼?你以為我說謊?」

「李南英,你自己去找吧!我的涵養已經夠好了!」

「不好又怎麼樣?」

「惹我火了,我可以一走了之,永不見你。」

「你敢走我就到處宣揚,說你是個玩弄女人的淫徒。」

「哼!人家未必都聽你的。」最後他還是去為她找褲

子,但沒找到,只好把他自己換洗的褲子給了她一條.